洗髓功

老子道德经里的修道方法


我们做事,做而无做,无做而做。于事不被诱惑,无妄想分别执着,心中清净无染;事对自己的清净心丝毫没有染着,做事,心中不留一点痕迹。遇顺境,心里不起贪念,不喜不乐;遇逆境,不起嗔恚,不怒不恐;遇表扬赞叹,不骄不慢;遇批评诽谤,不憎恨。

心中始终如如不动,清净无染。面对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,心中始终平等如一,决不因人的高低贵贱,男女胖瘦而有所分别。于事决不分别执着于己是否有利,只要于他有利,无论大小无论难易,都努力为之,虽为之,心里决无“为”之相,决无“为”之度量,不留“为”之痕迹,决不患得患失。于一切事决无目的,决无条件,不求回报。

健身气功

心中“无事”,无事之“相”,寂静如水,不起波澜。恍惚杳冥,离中真阴是恍惚中之物,坎中真阳是杳冥中之精。清代《道乡集》中的诗云:“禅榻坐卧一专心,闲是闲非抛一边,若到杳冥恍惚处,后天气接先天炁。”能做到杳冥恍惚这四个字,人就能感受到原始的物质、能量、信息,人天合一,获得万物的象、物、精、信全息信号。闭眼内观入静,身体中精微物质的动,其实就是宇宙能量运动的投射,是天体内的变化,折射到自己的身体里。

所谓天人感应,人天一体,其实人天本来一体,但清醒的头脑阻隔了人天之间的通道。混混沌沌,让清醒的意识睡觉,人天的通道就恢复通行了。所以,恍惚杳冥是很高级的好东西,我们要经常关照它。孔德之容,唯道是从,道之为物,唯恍唯惚,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,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。杳兮冥兮,其中有精,其精甚真,其中有信。自古及今,其名不去,以阅众甫,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?以此。

此章和十四章呼应,描述玄关开启,先天一炁生出,从象、物、精、信来详细阐释那虚无一炁中的玄妙。无中生有,自知自觉,涵容养中,叫孔德之容。心不虚不能容,心不空不能量,虚空才能应物。天地万物都是从这里出生的,空与道两不相离,无空即无道,所以说唯道是从。道为何物?道是虚无生一炁,从道凝为物。

人怎样从道中凝聚一种东西呢?初下手入静内观,恍惚之间,神机一动,似乎有象又似乎无象,那是微阳初动,闭目用神光下照腹部,火入水底,水中生金,杳杳冥冥,神气交坎离之精生。这时心意不动,周身酥软绵绵,四肢百骸的精气都朝向玄窍,其中有大的信息精微物质,浩浩如海潮,叫唯恍唯惚。惚兮恍兮,是上面山根祖窍前发出的星光般的性光,所以说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是腹部性光下照坎宫,真阳发动,有热的东西在动,所以说有物。要得真精,就必须了解其中的信号,下手不失时机。

陆西星说,人欲净尽,天理常存,凡息自停,真息乃见。杳冥到什么也不知道的地步,里面是元神、元精打成一片之时,所以恍惚、杳冥是关键。是不是真的做到了这四个字,腹部有了融合气机是验证。自古至今,道的名字不消失,宇宙万化的规律从今追忆到古,道德存在和作用一直没有隐去。甫,神也,我何以知道祭祀宇宙万灵真宰的礼仪,由此而已。目不观,目神入;耳不闻,耳神收;鼻不息,鼻神凝;口不言,诸神聚矣,叫众甫。诸神聚,其舍有主;诸神化,其气有父;诸神存,其名不去,叫众甫。

六根关闭为众甫,才能杳冥。只有杳冥时,才能精凝、气结、神化,玄关开启,先天一炁凝聚,修道开始入门。这时难在不生分别心,阳气一足,容易动性欲。淫念一出,元精就走失,从元精库被调动出来。丢元精不用男女交合,一个念头就漏出去了。元精一漏,元气跟着就撒了气。所以要严格不动念。真阳之炁起来,用上提的办法,不让它向下跑。它一向下,性欲更难控制。关掉六根,也是为了防漏固守。恍惚杳冥,离中真阴是恍惚中之物,坎中真阳是杳冥中之精。

绝学无忧,唯之与阿,相去几何?善之于恶,相去何若?人之所畏,不可不畏,荒兮,其未央哉。众人熙熙,如享太牢,如登春台,我独泊兮,其未兆,如婴儿之未孩,累累兮,若无所归。众人皆有余,而我独若遗,我愚人之心哉?沌沌兮,俗人昭昭,我独昏昏,俗人察察,我独闷闷。澹兮,若晦,漂兮,似无所止。众人皆有以,而我独顽且鄙,我独异于人,而贵食于母。

曲则全,枉则直,洼则盈,敝则新,少则得,多则惑,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。不自见,故明,不自是,故彰,不自伐,故有功,不自矜,故长。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,古之所谓曲则全者,岂虚言哉?诚全而归之。

这一章老子让人内心一念不生,一尘不染,自然就会不骄不躁。曲则全,曲,隐曲,其机甚微,其成则甚大。这个隐曲,说的就是玄关。当你真静下来,仿佛自己是个宇宙磁场的接收器,你所在空间的能量直接反应在身上,好像每个细胞都是个小元气泡泡,在随着外界微微地动,从一静进入的微微一动,很快就有不断出新的变化。

这个很柔和的炁,有的时候某处突然大动一下让人直恍,炁积聚足了,如一根直柱子,从中部直冲百会。开天辟地,人物始生,尽从此一点发端,随时皆有动静可见。静里发端,不由感触,忽然而觉,觉即曲也。曲则全,比喻从月牙到圆月,讲人的气机从微到强。这个炁感的足与全,是微弱积累出来的,曲则全也是即曲即全的意思。圣人得此曲,兢兢致慎,回环抱伏,如鸡孵卵,如龙养珠,一心内守,久则浩浩如潮,逆而上行,一股清刚之炁挺然直上。

枉,弯曲,即枉即直。洼则盈,敝则新,少则得,多则惑,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。这里老子让人们不自满,自隐曲中洞悉本元。得此曲容易,守则难,像老母鸡孵蛋一样,把这个炁养大了难。难就难在没有的时候人们还能静,不动后天意识心,一有了以后,就非常容易动心思。如果能谦以自待,就不会急躁,不生邪见,不动凡火。敝,旧也。一曲指微都是我们的本来之物,温故而知新,所以是即敝即新。

洼是小土塘,水多则盈,要人防溢之害。敝则新要人去有为之弊。少指的是内心一丝不挂,越是没有人为的意识,这个炁才会越多。多指的是妄念妄心,有了意识心的杂质就会疑惑。把这四样东西清之,一之,虚之,极之,圣人交给我们的守一法就是如此。不自见,故明,不自是,故彰,不自伐,故有功,不自矜,故长。彰,明。伐,自夸。矜,骄傲自负。

没有后天意识的我认为,才不会遮盖元神灵明。那自然生出的德一之炁,越没有杂念,它会越强旺。默其功而听其自然,来往生化,未免强用他之功,气聚自生,气烘自化,气融自结,气纯自成,气化自泰,泰复自旋自转,微意一点,落于中宫,气后合混沌时,如太虚中一点金星,天水相映。道本平常,人天一理,为公共之物,早知道也没什么了不起,别人后知道也不比你差。

自夸不仅为人所厌,其功也不真。不自矜,方处不争。到不争时,就知道只有虚,其他都是不对的。曲、枉、洼、弊、少、多,这六字总不过要人去有存无,去胜存朴,去贪存实,是以不争而归式之。德一之炁是人体先天能量,岂能用后天意识去干涉、指挥?只管守一无为,随着它自然运化。在那先天能量自然运作的清净世界里,没有后天意识心什么事。它一起就坏事,它靠边站,那生机之元气就生生不息,积微成浩大,把人体受损、老化的细胞替换掉,一切都在无言中默默变化着。

这一章讲详述最高一等的功法太上法门。道是一种无为自化,无思无虑,一切任其自然而得的真东西,是人们用头脑想象不出的造诣极高的绝学。居无守虚,只知有灵,不知有身。忧虑是人发出的,连人身都不知道了,哪里还会有忧虑,叫绝学无忧。唯之与阿,赞成还是反对,唯唯诺诺还是大声呵斥,这之间的差距有多远?善与恶之间又相隔多远?因为有分别心,人们总是在二里兜圈子。

健身气功

就像不会滑冰的人,老重心偏移摔跟头,于是左拧右拧,在想着如何才能踩正冰刀刃。其实,你一不想一放松就踩正了。怀揣绝学的人,只是向内守一灵虚神,守纯阳之气,宁无忧之神。他们没有分别心,但是那个虚灵一切都知道。人们总想自己要知道什么,哪里清楚里面的虚灵元神有多大的智慧,人心和道心有着多大的天壤之别。不必做无用功了,把二捆作一,有无相通,呼吸相应,善恶不分,只守在虚无的一上,混混沌沌,什么都不知道,里面的慧性光明生出来,你自然可以千倍万倍地洞察一切。

人之所畏,不可不畏。人们也怕落在后天二的困局里,圣人也怕。身心的先天名字叫性命,修行的人怕性不生,命不灵,不能虚,不能静,虚静达不到极致,当然担忧。圣人虽然担忧,但是非常谨慎地守在一上,要虚就虚之极,要静也静之极,到了极还要到至。

守一的内功做足了,里面这个关把严了,哪里还会担心后天的身心不返回先天的性命。一般人就是在外面的阴阳二上颠来倒去,不知重点在里面,傻傻地闭上眼睛什么也不知道,就进入先天了。荒兮,其末央哉。荒是旷远,指纯一无念,一物不著,一丝不挂,无天无地,日月暗明,唯有混沌而已。未央,没有边际。恍惚未生一念,不知有冥,不识有空,如此境界,哪里是中央,哪里是未央?

众人熙熙,指众人欢欢喜喜,得到点东西就把守一忘了。生欢喜就是生了分别心。好像过节一样要庆贺,心盈,志满,不知盈满而自害。我独泊兮,可是圣人得到了真东西,也不敢苟且,依然淡泊,愈坚其志,愈恒其心,只执于中,连中也不知,是为泊。其未兆,如婴儿之未孩。从守一中开小差跑到二的事情还没有征兆前,圣人已经很谨慎地把可能出现的滑落防范住了,叫其未兆。知识不生,闻见不开,叫若婴儿之未孩。婴不知为婴也,有何归?累累兮,闲适状。若无所归,婴不知为婴,自然无处可归。只有如婴儿般的一团元气,浑然在抱,上下升降,运行不息。

别人都在多出来东西,我却好像不断在扔东西。一境灭,一境入,杀一步,得一趣;忘一趣,知一妙;去一妙,自已只是守一叫若遗。人到玄玄处,秋毫不贪,飞灰不染,才是若遗。愚人之心也,寂然不动之心。沌沌兮,俗人昭昭,我独昏昏,俗人察察,我独闷闷。沌沌兮,心不分别,返之混始,归之混沌。俗人好像什么都知道,我却一无所知。澹兮,若晦,漂兮,似无所止。其大好像包容宇宙,其妙像行云流水无所知。众人皆有以,而我独顽且鄙。众人皆有为,我独听凭身体内的五行自运,天地自交,阴阳自混,乾坤自一。

鄙,精粹纯一。我独异于人,默默无为,异于人而合于天也,混沌合于我,我还归于混沌,叫异于人。混沌之内,惟知其中,母乃中也。昏默之中,采先天精华,含养于内,叫贵食于母。那个无为自化的太上功法,不用练,自己不知道就糊里糊涂地得了,那是最高的一等。

一般人从有为进入无为之道,也是没办法的办法。但是,这里面最关键的一点,一般人在每个细节上都容易动后天意识,而太上大法是死死守住一,任何时候都不分二心出来。说死死,其实是自然守一。有为的功法是在后天兜圈子,人心、分别心总是见缝插针地缠绕心头,而太上一门,完全混混沌沌地后天返回先天里。

后天为情为子气,先天为性为母气,由情归性,如子恋母,叫贵食于母。不雕琢、无染尘、一片混沌,什么景象都任其自然,我都不知道,这在练功的人很难。令练功多年的老修行们羡慕的是,自然体验了太上法门的境界,自己真的一点不懂,还在问人是怎么回事,让老修行们感到可望不可即,那才是得了太上真传。越是实修不行的人,越爱谈玄,他们会说是隐态,有师傅传的,是最高级的传法。

老子早就洞悉了人心,在这一章里细致入微地加以引导,使人心归道心。多年修炼还得不到先天真一之炁的人,把老子这一章悟透,就会取得突破。无为自然的东西,不是练出来的,是自然有了以后,经典或师傅给验证而已。先天元神做主了以后,虽然没练功,虽然后天意识还不懂,但是身体已经被元神无声地后天返先天了。
洗髓功